请百度搜索山东水土保持学会关键词找到我们!

热点推荐词:

资讯动态

山东省水土保持回顾(至20世纪80年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选编系列(7)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9/7     浏览次数:    

山东省历史文化悠久,人类活动较早,故水土流失及治理也由来已久。早在西周时期,就有“平治水土”之说,《诗经》中有水治曰清,土治曰平的描述。原始森林破坏起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孟子》记载了齐国临淄牛山上的水土流失,“牛山之木尝美矣,以其郊于大国也,斧斤伐之, 可以为美乎?是其日夜之所息,雨露之所润,非无萌蘖之生焉, 牛羊又从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并借喻阐述了正确处理保护和利用、节制和存养的关系,向大自然有节制的索取。然而随着人口增加,人类对自然的索取量加大,毁林垦殖指数由北宋元丰元年(公元1078年)的12.3%,至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剧增至40.3%,由此导致水土流失加剧,造成的灾害随之增加。根据泰安县志和气象资料,唐总章元年(公元668年)~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泰山一带茫茫林海,丛草盖地,溪水潺潺,长达758 年的时间未曾发生过旱灾,只出现过7次大水,平均108年发生一次。然而从明宣德年间到明末(14261643年),由于战争频繁,群众生活贫困,原始森林遭到大的破坏,在218年中,出现20个旱年,平均11年一次;7次大水,平均31年一次。清朝(16441911年)268年中,出现旱年18次,平均15年一次;大水11次,平均25年一次。又据蒙阴县康熙二十四年《县志》记载:凡蒙之山,荆棘蛲角,大都不毛,稍有可耕之地,又岁岁冲决,非成河即沙压,沧海桑田变幻顷刻,土瘠民贫,鹑衣蜗居”;遇雨则万山建瓴,澎湃而下,田庐荡洗”;“遇旱则众壑扬尘,田枯泽竭,涓滴难求”。可见,到清朝生态环境早已恶化,水土流失严重,灾害相当频繁,人民生活已非常贫困。经过数百年来多次战乱的摧残破坏以及不合理的垦种,原始森林毁坏无余,自然林木植被寥寥无几。

民国时期,国民政府曾号召民众造水土保持林(当时称山地保安林),但一般规模都较小。牟平县造林会社于1918年承领昆嵛山荒地造林,当年造林22万株,到1926年,8年时间共造林370多万株,是当时面积较大的水土保持林。据国民政府实业部统计,1933年山东省造保安林1.7万亩。

19世纪20年代,我国水土保持科学研究的主要奠基人任承统、李德毅、沈学礼等人,在金陵大学美籍教师罗德民教授(Walter Clay Lowdermilk,1888-1974)的带领下,在山东开展了水土保持领域的科学研究,并于1927年在青岛市郊区建立了降雨、径流、泥沙观测试验小区,多次对坡面破坏后的水土流失进行过研究。

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在胶东革命根据地,对营造水土保持林非常重视,1945年胶东区行署实业会议决定,营造水土保持林免除负担,荒山造林10年后负担公共用草。到1949年底,烟台实有森林355万亩,其中水土保持林占238万多亩。建国前,山东水土保持主要是农民自发的进行筑地堰、整梯田、植树造林等,缺少组织,成效不大。至1949年,全省治理水土流失面积仅2737平方公里。


194911月,华东农林水利会议决定在鲁中南开展水土保持试点工作。

1950年,华东农科所多次派员到鲁中南进行沂水林场造林及保土植物繁殖试验推广工作,并协助沂水县于沟村进行苇子山典型地段规划和改良梯田、葛藤、腊条栽培试验推广工作。

1951年,省实业厅在莒沂县(现沂水县)黄家店子村设立沂沭河上游水土保持事务所,配合导沭整沂工程,开始在沂沭河上游的崖庄、杨庄、马庄等村,试办、推广谷坊塘坝工程。在国家扶持下,建缓水坝3.1万座,蓄水池13个,修地堰202万道,栽植果树78万株,造林1.10万亩。至1952年,全省建成谷坊7.8万座,其中3.4万座为国家投资。

1949年到1952年的4年间,全省山区共造水土保持林47.9万亩,另外还修建谷防、蓄水池、塘坝、水库等工程设施,使一些地方的水土流失初步得到控制。

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期间,省委、省人民政府对山区水土保持建设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1953年,省水利局在潍、弥河上游蒋峪村建立水土保待事务所,协助临朐县蒋峪、大关、九山等乡,开展封山造林、闸山沟工作。从此,水土保持工作逐步在鲁中南山区、胶东地区的部分河流上游推广。至1953年底,全省已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394平方公里。

1954年省人民政府召开了全省农林水利会议,确定造林仍以重点水源山区为主。同年,省人民政府在《关于冬季林业工作指示》中提出,在水源山区要集中力量营造水源涵养林,并教育群众护山养草,以利水土保持。随着农业合作化的进展,水土流失治理由一家一户的个体治理,向一村一社的联片治理发展。

195510月,全国水土保持工作会议提出了“统一规划、综合开发、沟坡兼治、集中治理”的方针。

19565月,山东省人民委员会成立了山区生产规划委员会,办公室设在省林业厅,组织领导全省水土保持工作,并组织了200多人的规划队,负责山区生产规划和流域性水土保持的设计工作,逐步向农林水各项措施综合治理发展。全省涌现出一批水土保持先进典型,创造了一些治山、治沟、治田的办法和经验。

1957年省委召开第一次全省山区工作会议,传达贯彻中央山区生产座谈会和全国水土保持工作会议精神,动员全党以愚公移山精神建设山区。会议要求凡是有山区的党委都必须切实把山区工作抓起来,根据不同重点做好规划,争取在三五年内基本上制止水土流失,使山区人民够吃、够烧、够穿、够用,在一定时期内把山区的贫困面貌改变过来。由于领导重视,山区以治山治水为中心的植树造林运动由点到面逐步开展起来。治理模式也由单项治理向农林水各项措施综合治理发展,涌现出莒南县石泉湖、海阳县发城、费县汪沟及莒南县厉家寨等典型。特别是厉家寨农业合作社创造了“三合一”梯田,综合治理效益显著。至1957年底,全省水土流失治理面积达12628平方公里。1953-1957年,全省共营造水土保持林510万亩,修梯田439万亩,筑坝头地150万亩,筑沟头防护9800处,闸谷坊25万道,建蓄水池8.7万个,治理水土流失面积8500平方公里。

——治山方面典型:沂水县杨家庄,采取封山造林措施,至1956年底,使90%以上的荒山变成了林地和果园,基本上控制了水土流失。1956年汛期下了70年来未有的大雨,没有成灾,农业取得了较好收成。莒南县石泉湖村,自1956年在荒山上封山造林,创造了缓洪拦沙的围山腰工程,在山坡上筑围埝200道,筑月牙埝45道。1957年,遇到几十年未有的大雨和大旱,粮食亩产仍达194公斤,人均收入163元,穷山沟开始走向富裕。1957年,国务院水土保持委员会授予石泉湖农业合作社“水土保持的榜样,山区建设的典范”的锦旗

——治沟方面典型:除沟头防护、沟坡种草和闸谷坊外,海阳县发城农业社创造了水坝头地和旱坝头地(淤地坝)代替谷坊。至1957年,全社共有坝头地460亩,占总耕地面积的33%。坝头地既排涝又抗旱,比一般梯田增产一倍,最多亩产在500公斤以上。

——治田方面典型:费县汪沟区的“二合一”梯田和莒南县厉家寨农业社的“三合一”水平梯田效益突出。汪沟区是一个水土流失严重的丘陵区,未治理前,小麦亩产2530公斤。1956年春,中共汪沟区委领导全区人民,把3.4万亩坡地全部改造成了“二合一”梯田,起到了蓄水保土作用。当年增产粮食110多万公斤,由缺粮区一跃成为余粮区。1957年虽遭受多年未有的特大洪水和晚秋大旱,仍比治理前增产80多万公斤。厉家寨人民在汪沟区“二合一”梯田的基础上,创造了“修埝培埂、深翻整平、挖蓄水排水系统”的“三合一”高标准梯田,削平了5个山头,填平了21个大汪和300多条山沟,把1000多块零碎小地,整成了761520亩的大块“三合一”水平梯田,每亩梯田能蓄水150立方米,每亩产量比一般农田增产60%以上。同时,还把1180多亩荒山,全部栽上了树。修建塘坝11座,蓄水100多万立方米,浇地1500亩,建谷坊1600座。由于进行了综合治理,基本控制了水土流失,平均亩产达到276公斤,比1949年翻了一番半。1957109日,毛泽东主席在《山东省莒南县厉家寨大山农业社,千方百计夺取丰收、再丰收》的报告上批示:“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个好例”。


1957年秋,根据全国山区工作会议和全国第二次水土保持会议精神,山东省编制了《1958-1967年山区生产建设规划纲要(草案)》。有关专署、县、社积极制定水土保持规划,统一治理。水土保持工作发展到一社、一县或一个专署的大联合、大协作、大会战。沂水县夏蔚农业社动员2.5万多劳力,掀起了治山治水高潮。本着“以蓄为主,沟坡兼治,综合开发”的方针,统一安排山上鱼鳞坑、水平沟,沟壑谷坊、蓄水坝,修建“三合一”和“二合一”梯田,建塘坝、水池、引水灌溉,以及封山育林、造林。苦干4个月,治理186个大小山头,绿化了万亩荒山,控制3.7万亩水土流失面积,占水土流失面积的85%以上,蓄水工程蓄水能力达到450万立方米,修建了350多条渠道,加上各种灌溉设施共可浇地45700亩,占耕地面积的75%。

1958年春,由省委第一书记舒同主持,在沂水县召开了重点山区县县委书记参加的山区工作现场会,会上明确了山区以坡沟兼治,治坡为主,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并举的水土流失治理方针,推广沂水县夏蔚公社“鱼鳞竹节水平沟,库坝梯田自流渠”的治山治水经验。会后,在全省山区形成了有标准、有规划、坡沟兼治、农林水各项措施统一安排、综合集中治理的治山治水高潮。到1959年底,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7460平方公里,全省山区已造林900多万亩。在沂山、蒙山、鲁山、泰山、崂山和昆嵛山等广大地区,出现了万亩、几万亩和几十万亩连片的松、柏和刺槐等人工林,发挥了水土保持和涵养水源的作用。水土流失治理后能保证在一日内降雨达150250毫米的情况下,泥不下坡,水不出沟。过去水土流失严重的沂水县,山区造林80多万亩,占荒山的70%以上,基本实现了绿化,控制水土流失面积占水土流失面积的88%。胶东的昆嵛山7万亩荒山绿化后,开始起到调节气候,保证农业稳产的作用。但也有些地区受“左”的思想影响,滥伐林木,小开荒、扒山皮,使水土保持受到破坏,这一时期虽然也造了一些林,但质量差,成活率低,重新出现了水土流失。

——五莲县组织了三次协作,治山21万亩,造林18万亩,修“三合一”、“二合一”梯田47万亩,深翻地12万亩,初步控制水土流失面积470平方公里。临沂专区组成50万人的常年治理建设队和突击队,奋战在沂沭河流域。蒙阴县因为路远山大,3万人组成的基建队伍按流域、按山头,分片包干,安营扎寨。沂南县在50100里以外的平原地区,调集了1.6万余人,支援山区,苦战半个月,完成6万亩治山任务。沂南、沂源、蒙阴等县还调千名石匠和技工,支援临沂、郯城县缺乏石工的困难。

——中国人民解放军临沂驻军包治孟良崮,自195844日始,苦战13天,治山整地1万亩,从山上到山下,建造了鱼鳞坑、水平沟、蓄水池、谷坊、塘坝、梯田等,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防洪拦沙体系。


1960年以后,省、地、县各级抓重点,以典型带动全面,在全省推广厉家寨、黄县(今龙口市)下丁家大队创造的高标准治理经验。但在国民经济困难时期,部分地区水土保持机构和实验站撤销,个别出现毁林开荒,破堰种植,水土流失加重。至1965年底,全省已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3090平方公里。

1961年,省委书记谭启龙指示各地推广泰安县下港公社羊栏沟大队牛羊圈养、封山封滩造林的经验。各地本着治坡为主,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并举的方针进行全面规划,综合治理,有计划地营造水土保持林,不少社队打下了山地造林、保持水土的基础。

196211月,省水土保持委员会成立,临沂、烟台、泰安、淄博、枣庄、昌潍、济宁7个地54个山区县中的39个县相继成立水土保持委员会。全省着重抓峨庄、夏蔚、大山、街头、勾山、驿道、傅家埠、徂徕等公社,从点上总结经验,推动全省水土保持工作的开展。各地涌现出不少先进典型。

——黄县(现龙口市)下丁家大队,在学习厉家寨经验的基础上,坚持9年连续治理、综合治理,终于在这水缺地薄的穷山沟里,实现了“高山水利化、坡地梯田化、耕种园田化、荒山绿化”的高标准治理样板。截止1964年,用工17万个,修水库塘坝19座,拦河坝1处,扬水站2处,挖石井、洞子井、高台井、方塘152眼,开山劈石凿挖环山干渠6条,长达5公里。改造薄地、沙地1534亩,占总耕地的64%。创造了整平田面和底平的二平整地法,加厚了土层。绿化荒山100亩,造林840亩,植树4.12万株;栽果树2.7万株,结果1.6万株,水果产量达到150万斤;松林7500亩,郁闭度达到0.5%,草覆盖度70%,以林果为主的多种经营发展到12种。1964年收入27.8万元。1964年,全年降雨1100多毫米,汛期降雨980多毫米,阴雨连绵两个多月,仍然获得好收成。全大队1998亩粮食作物,总产93万公斤,平均亩产463公斤。


1964年春,在沂水县召开全省水土保持现场会,推广厉家寨、下丁家的经验。各地纷纷到厉家寨和下丁家参观学习。

19655月,山东水利学会在下丁家大队召开山东省砂石山区水土保持经验技术讨论会,进一步总结推广下丁家、厉家寨综合治理经验。从此,厉家寨、下丁家的经验在全省山丘地区开花结果。厉家寨、下丁家成为山东省山丘地区蓄水保土的典范。1958-1965年间,全省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0462平方公里,年均治理面积1308平方公里。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各级水土保持机构陷于瘫痪,水土保持工作处于停顿状态。片面强调“以粮为纲”,大搞缩河造田,毁林开荒,陡坡开荒,破堰种植,林木遭受严重破坏,造成一些地方水土流失严重,生产条件不能得到改善,广大山区人民人均分配低于全省水平。但是,随着全国“农业学大寨”运动的兴起,也搞了一些以整地改土为中心的水土保持工作。至1976年,全省水土流失治理面积31260平方公里。

197212月,省水利厅在泰安召开全省山丘地区水利建设经验交流会,要求各地全面规划,山水林田综合治理。

19737月,国务院召开北方地区抗旱会议之后,加快了“农业学大寨”的步伐,山丘地区水土保持工作有所进展。至1978年底,全省已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2102平方公里。其中1971年至1978年,新增治理面积5652平方公里。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省委、省人民政府对山区绿化和水土保持工作采取一系列重要措施,多次召开水土保持工作会议,总结近十年山区乱砍、滥伐、滥牧带来的危害以及工作上的经验教训。随着改革开放和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水土保持工作由过去一村一社结合农田基本建设的连片治理,发展到以户、联户、专业队等多种形式承包治理小流域,同时加强了水土保持的技术研究和推广。

1980年至1983年,省水利厅先后在全省选择6个不同类型的地区,建立了泰安市水土保持研究所所属卧龙峪、蒙阴县孟良崮、曲阜市红山、临朐县辛庄、文登县马格庄、莘县王奉等6处水土保持试验站

198112月,省农业厅、林业厅、水利厅联合召开全省水土保持会议,部署开展水土保持承包责任制工作。1981年省科协组织有农、林、水利、地理、植物等单位参加的山区水土保持考察团,先后对新泰、泗水、蒙阴、沂水、临朐等五个县的社、队和国营林场进行考察。在考察报告中提出了大力植树造林、实行牛羊圈养、制止滥伐等建议。

19827月,中共山东省委在五莲县召开山区工作会议,部署山区建设和水土保持工作。确定了山区生产要以林为主,农林牧结合,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方针,会后,省委、省政府决定恢复山东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及其办事机构。

198310月,恢复山东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及办公室(设在省水利厅)。同年11月,召开全省水土保持工作会议,卢洪副省长要求各级领导要提高认识,切实搞好水土保持规划,特别是沂、鲁、蒙、泰山区周围的沂水、蒙阴、沂源、莱芜、新泰、临朐、博山、章丘、历城等12个县、市、区要先行一步,搞好小流域规划,确定治理重点,种草种树,为大面积治理山区提供经验。该会议总结建国三十多年来水土保持工作的经验教训,贯彻国务院1982年颁布的《水土保持工作条例》,要求各地抓重点,以点带面,推动工作。会后,全省14个地(市)、60个县(市、区)相继建立水土保持委员会及其办事机构。本着自力更生为主,国家扶持为辅的原则,坚持以小流域为单元,积极推广“户包”治理责任制。对全省16个不同类型的小流域进行了重点扶持和指导。

19841月和10月,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先后召开了全省山丘区和平原风沙区两次现场会。制定了小流域治理规划,明确了小流域治理责任制,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开创了新局面。同年,省政府颁发了《关于进一步放宽林业政策的若干规定》,山区林业生产有了新的突破,荒山造林由过去的保国家、扶集体、限个人转变为国家、集体、个人一齐上,给农民划分自留山500多万亩,承包责任山滩1600多万亩,发展两户一体”46万多个,经营面积1170多万亩,山区绿化出现了新的局面。到1988年,全省山丘地区已有成片林1800万亩,其中水土保持林615.6万亩,控制水土流失面积3万多平方公里,效益显著的2万多平方公里。小流域治理有很大发展,全省重点扶持的75条小流域,积累了许多好经验,如山顶松、槐、草戴帽,山腰果树围绕,埂堰“三花”(黄花、金银花、玫瑰花)、三条(蜡条、棉槐条、荆条)镶边。蒙阴县石泉小流域治理采取“见树要留,见草就护,见空就补,见种就采”和“封、造、管并重,乔、灌、草结合,工程措施和生物措施相结合”的办法,效果很好。严重缺水的青州市南阎小流域,是个青石山区,由于封山植树,增加了植被,增强了涵养水源的能力,山上出现了四个山泉,历史上的穷山庄变成了山青水秀的好地方。

19859月,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召开了全省十四个市、地区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专职主任会议, 检查落实各地市贯彻全国水土保持工作协调小组《关于开矿、修路、建厂和其他基本建设必须做好水土保持的紧急通知》的情况,研究了防止人为活动产生新的水土流失的意见和措施。全省许多地方在开矿、修路、采石、建厂和其他生产活动中,破坏地貌植被、任意倾倒废弃土石、矿渣、尾沙,淤积水库、河道,排放污物、污染水源的情况相当严重。有的地方乱开矿藏、滥采石料、肆意开荒、毁捻种植的破土面相当惊人。有的甚至每年破坏的速度大于治理的速度。所有这些,都严重降低了水利水保工程效益,恶化了生态环境,影响了生产的持续发展,危及当代,遗患后世。会议还介绍了莱芜市张家洼铁矿圈围打坝、堆弃矿渣和招远县人民政府颁发水土保持检查证,有关乡镇制订乡规民约,防止新的水土流失的经验。

1983-1985年,省水土保持委员会组织5000余名科技干部,对全省山区、风沙区119个县(市、区),进行水土保持大普查。有史以来第一次查清了山区、风沙区及其水土流失面积,土壤年均流失量和造成的危害,以及不同类型区的区划,总结探讨了不同分区的防治水土流失方向和实施规划,为从根本上整治国土、治理河流,合理开发利用水土资源提供科学依据。至1985年,全省已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4000平方公里,占水土流失面积的55%。

1980-1985年,全省小流域治理达1500条,承包治理面积2700平方公里。其中:由省资助的小流域治理达298条,承包治理面积1700平方公里。治理项目有营造水土保持林150万亩,“三合一”梯田、水平梯田110万亩,坝头地5万亩,塘坝和谷坊1.17万座。同时,平原风沙区水保工作取得较大发展。至1985年平原风沙区营造农田林网181万亩,片林85万亩,种草7万亩,压条132万墩,林粮间作138万亩。全省水土流失治理面积达34000平方公里,其中山丘治理31769平方公里,平原风沙区治理2231平方公里。完成小流域治理的有淄川区峨庄,沂水县上常庄、璞邱,栖霞县十八盘、大柳家,青州市南阎等。其中,峨庄和十八盘小流域治理获省科技成果三等奖。小流域综合治理,产生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据省资助的13条小流域治理经济效益调查,这13条小流域面积共232平方公里,治理年限少者3年,多者10年,治理程度一般达5085%。治理后平均每平方公里年产值达2.1万元;人均年收入由治理前的142元增加到577元,平均每年增长80元。


198637日,商业部、水电部、财政部、人民银行以(86) 商纺联字第1号文件下达《联合通知》,决定“七五”期间每年拿出一批棉花、纯棉布等物资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支援重点水土流失地区和人畜饮水困难地区,改善生产和生活条件。其中每年配给山东的棉花25.5万公斤、纯棉布51万米,折款214.2万元。副省长、省水土保持委员会主任卢洪,4月上旬亲去沂蒙山区考察,与临沂行署专员王渭田研究决定重点支援沂水、沂源、平邑三县治理水土流失。省水土保持委员会、省商业厅、供销社、财政厅、纺织工业厅、人民银行山东分行,于198655日以(86)鲁水保字2号文件, 将国家拨付支援山东的棉花、纯棉布联合下达临沂地区有关部门。1986年三县共安排44个小流域,计划治理面积106.9平方公里,实际完成139.44平方公里,超计划30.4%。

198510月至19869月,全省山区治理水土流失1619平方公里(超额完成计划619平方公里),改善水土保持面积1479平方公里,共完成2.36万平方公里,占山区水土流失面积的42%。其中建设水平梯田81万亩,闸谷坊5.20万座,建塘坝8 75座。植树造林307万亩,压条花6.35万墩。新增封山面积189.8万亩(使总面积达到1186.76万亩)。新修山区道路2.04万公里。完成这些项目共投工1.22亿个,完成土石方1.74亿立方米。在此期间,省内平原风沙区治理也取得好成绩。据东营、惠民、德州、菏泽、济南、潍坊、济宁七个市地统计,新增治理面积40.3万亩,改善56.2万亩。1986年水利电力部《水利电力简报》第七十六期,以《山东省水土保持工作取得新进展》为题,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国家计委、经委等有关部门,新闻单位,通报了山东的水土保持工作。

198611月,省人民政府召开全省水土保持工作会议,强调要把搞好水土保持作为加强农业基础,实现生态系统良性循环, 振兴山东经济的一项重要措施来抓。会议总结交流了经验,有四个地市和八个重点县的代表发了言。与会同志对全省各级水土保持委员会恢复建立三年来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全省三年治理水土流失面积4000平方公里,造林600万亩,修梯田250万亩,建塘坝、谷坊20万座。一些贫困山区通过治理水土流失开始脱贫致富。会议要求各地进一步解放思想,坚持改革,更新观念,冲破传统思想的束缚,使水土保持工作同脱贫致富相结合、同发展商品生产相结合、同调整农业结构相结合,进一步完善小流域承包责任制,把全省的水土保持工作推向一个新阶段。

19861212日至13日,山东水土保持学会筹备小组在济南召开了山东水土保持学会成立大会参加大会的有省科协、中国水土保持学会、省直有关部门、大专院校的专家、教授、学者、科技人员和各市(地)代表,共58人。会议选举产生了由31人组成的山东水土保持学会第一届理事会和由15人组成的常务理事会。第一届理事会由卢洪(副省长)任名誉理事长,周新华(省水土保持委员会专职副主任)任理事长,张德民(省林业厅副厅长)、郑守龙(省农业厅副厅长)、周光裕(山东大学教授)、王来翁(省农科院副院长)任副理事长。张桂荣(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任秘书长,刘德(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工程师)任副秘书长。学会设在省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

1987424日至27日山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和临沂地区科协在临沂市联合召开了“沂蒙山区技术经济开发研讨会”。参加这次研讨会的有农、林、水利、水土保持、水产、气象、植物、 地理、烟草、硅酸盐、微生物、纺织、地质、化学化工、造纸、科技情报等16个省级学会及临沂地区、泰安市有关学会的146名专家、教授、科技工作者和有关部门的领导。省科协副主席王清杨、马中兴主持了会议。会议期间,马长贵副省长听取了情况汇报,并就沂蒙山区技术经济开发进行多学科综合研讨提出了原则性的指导意见。会前,省科协多次组织专家深入沂蒙山区进行了考察研究。会上,就沂蒙山区的经济开发、综合治理、治穷致富等问题,进行了多学科综合性研究讨论,提出了《对沂蒙山区技术经济开发问题的意见》。意见认为,沂蒙山区的开发建设必须遵循3条原则:一要注意山区当前的经济发展与长远利益相结合;二用整体最优和相互联系的系统观点处理工业和农业以及工业各部门、农业各部门之间的关系;三要正确处理改善生态环境和山区致富的关系。专家们还就临沂地区发展细毛羊生产、造纸、苎麻生产等一系列问题,提出了科学建议。会议期间,共交流了论文43篇,洽谈技术项目141项,达成技术协作协议61项,现场技术指导、技术服务80多人次。

1988年,省政府公布成立山东省水资源与水土保持工作领导小组,加强对水土保持工作的领导。全省认真贯彻“防治并重,治管结合”的原则,从实际出发,统筹规划,搞好普查,加强宣传。水保部门整顿加强了全省6处水保实验站,健全了机构,建立了各项管理制度。改革水土保持资金的使用办法,使项目和资金挂钩,逐级审批,专款专用。把承包责任制和竞争机制引入水土保持中。对已治理的小流域,进行了验收评审,完成了“山东省水土保持普查、区划、规划”报告,并邀请省内外有关专家进行了鉴定。全省举办了第一期水土保持训练班,同时与淮委合作,把遥感技术应用于土壤侵蚀调查中,并争取到了潍委在山东进行小流域治理试点。为进一步加强水保宣传工作,省成立了水土保持宣传组,并召开水保宣传会议,邀请省内外新闻单位对省内水土保持工作进行考察,呼吁人们提高对水土保持工作的认识。与团省委联合动员青年、团员投入水保工程建设,收到较好效果。全年共完成水土保持土石方14977.6万立方米,完成工日1亿多个,总投资1.29亿元,其中群众自筹1.18亿元,治理山丘区水土流失面积660平方公里,治理平原风沙区面积为41.23平方公里。

1989517日至21日,全国水土保持山区开发战略研讨会在山东省烟台市召开。会议由中国土壤肥料研究会水土保持专业委员会和山东省水资源与水土保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主办。出席会议的代表有中央有关部委、流域机构、大专院校、科研、新闻等单位和18个省区的专家、教授和科技工作者共65人。水土保持老前辈蒋德麒和中国水土保持学会副秘书长高博文到会指导。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顾问石山、研究员艾云航、水利部屈健等向大会送交了论文。大会共收到论文46篇。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探讨山区开发的战略思想和水土保持在山区经济开发中的重要地位。



(据有关史料整理编辑,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531-66572195
浏览手机站